北影博士翟天临,遭“学术打假”

首页 > 国际新闻 > 环球时报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日期:2019-02-11 15:09 浏览:200次

万万没想到,猪年新气象,“学术打假”的风刮到了娱乐圈。


万万没想到,一个明星人设的崩塌,是因为一群想去拜读他学术成果的硕士博士生查不到他公开发表的正经论文。


翟天临的春节一定过得很不愉快。


翟天临,演员,代表作《白鹿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大当家》《心术》等


他前不久刚刚晒过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博士后录用通知书。这位拥有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博士学位的演员,已经站在了整个娱乐圈的学历之巅。



连吃瓜群众,都会叫他一声“翟博士”。


结果,因为博士学位似乎拿得名不正言不顺,他这两天挂在热搜榜上就没下来过。



翟博士是个好演员。但既然做了博士,就要接受学术圈的“同行评议”。


微博账号@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 在大年初三转发了一个知乎问答:为什么翟天临博士毕业了,但是却没有公开发表的论文。


抡起了学术打假的第一锤。



关注这账号的,大多是在论文苦海中挣扎或者挣扎过的硕士博士生,深知论文秃头之苦。翟天临的演艺圈学霸人设,早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毕竟,翟博士边拍戏边读博,还在四年内就毕了业,简直是可以被供奉起来膜拜的存在。


按照娱乐圈的套路,自然是有人质疑,就有粉丝维护——你是营销号,你是黑粉,你是对家!


但是按照学术圈的套路,文献检索是基本技能。各路吃瓜网友群策群力,有分工有合作,短短一两天,翟天临的学术成果就被扒了个彻彻底底。


到了今天,战火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同届同学和导师身上。


目前核心质疑是——翟博士,你的期刊论文在哪里?


根据北京电影学院的规定,按照能够检索到的2013年博士学位授予细则,需要公开发表至少两篇学术论文,其中一篇在国内核心刊物上发表。



而北京电影学院《关于做好2018届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工作的通知》中也明确指出,博士生须交上个人独立或与导师联合已在期刊上正式公开发表的至少两篇学术论文,不接受用稿通知。


不接受用稿通知的意思就是,论文必须已经发表,而不是已录用待发表。


而@ 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 的粉丝们在整个中文知识库中一顿搜刮,也只找到了翟博士署名的两篇文章,其中一篇发在《综艺报》上,实在算不上期刊论文。唯一一篇勉强可能算得上的,是翟博士发表在《广电时评》上的《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不到3000字。



但是,《广电时评》也实在不是学术期刊啊,更别说算什么北大核心南大核心了。而且,整篇文章没有一篇参考文献,你说它是论文,学术圈接受起来也是有点膈应的。


本着“到锅里的都是菜”的原则,吃瓜的硕士博士们顺手就来了一次查重检测。


@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在微博放出了一张知网查重检测单。结果有点尴尬——除去本人已发表文献重复比40.4%。


也就是说,即使这篇小作文真的算是论文,原创性也不太足,也站不住脚,还有学术不端之嫌。



锤到这里,其实已经差不多了。


但也许是春节期间太寂寞,硕士博士们只想解解闷,他们的扒皮热情高涨,完全停不下来。


有人又找出了和翟博士同届的北电其他博士的名单,并且,一个个查询人家的论文发表情况,还做出了表格……


其中有个别人确实也没发核心期刊论文……但是,这19个同届博士还都正儿八经地发过了论文。


甚至,有网友拿着翟博士那些同学的论文去做查重检测了,要看看这一届毕业学生整体水平如何。


还有人支招,上下五届都可以查一查,看看水分几成……


翟博士同学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有人调侃,这比被教育部查重抽中了还狠。


这几天,翟博士上上下下了好多次微博。可能想说些什么,终究没说。


翟博士的工作室发了个很复杂的声明。总而言之,就是说他完全符合北京电影学院2014级博士学位授予细则的各项要求。


然而,网友只有一个问题——论文呢?论文呢?论文呢?


还有人给北京大学发私信和邮件,询问说翟天临没有代表性学术成果,怎么就成了北大光华的博士后了呢?


这几天,翟博士的热度居高不下。


粉丝觉得委屈,说翟天临是个好演员,用心钻研演技,比只知道炒作的小鲜肉要好得多。


当然,如果翟天临只是个演员,就我们就用演员的标准去评价他——他确实不错,他在《军师联盟》里塑造的杨修、在《白鹿原》里饰演的白孝文,都让人念念不忘,都经典,都精彩。


可是,翟天临也是个博士,是个正儿八经的博士。


既然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学者,是研究人员,就同样适用于学术圈的标准。


别人没有论文不能毕业,他怎么就毕业了?别人没有足够丰富的学术成果够不着北大的门,他为什么就可以?


你说翟天临冤不冤,也冤。学位是北电给的,通知书是北大发的。这两所著名学府开了方便之门。只需要他们出来走两步,解释一下翟博士的特殊之处,或许大家还是能够充分理解。


又或许,翟博士确实有科研成果,只是没有发表在中文期刊,或者数据库中暂时检索不到——他根本就是蒙冤了。


但这一通“吃瓜大戏”,也是一种提醒——做学术并非儿戏。学术成果摆在那里,就算深藏在数据库中,引用量为零,但它也随时有可能会被翻出来,被同行审阅。


每一篇不遵守学术规范的论文,每一项不遵守科研诚信的行为,都可能在某个时候,被引爆。


学术成果,理应为人类的知识库添砖加瓦,哪怕只是为恢弘的知识大厦中增添那么一点点属于作者的色彩,或者为后人为同行留下那么一点点启发,也算不白以学术为业。


博士头衔,不是一个轻飘飘的荣誉称号。


翟博士因为身处演艺圈,知名度高了点,引来了这一通“扒皮”。其实,还有多少并不为公众注意的“博士”,靠着看起来并不符合普遍规定的学术成果,水着水着就毕了业。


不管是个人,还是科研机构,多点对学术、对规则的敬畏之心,路,才能走得更稳当吧。



来源 | 科技日报

了解《环球时报》的三观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or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微信公众号ID:hqsbwx)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