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哥:医院收到这封信,求助or恫吓?

昆明新闻 / 医殇 来源:医殇 发布日期:2020-03-26 热度:45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宏哥:医院收到这封信,求助or恫吓?
本页地址:https://www.ynbbs.net/350067-1.html

作者:宏哥   来源于医殇微信公众号

尊敬的解放军昆明总医院领导:

      我叫余X,男性,汉族,42岁,家住贵州省XXXXX,联系电话XXXX。

      我于2014年7月到解放军昆明总医院肝胆外科治疗原发性肝癌。由于该科室相关医生术前评估存在一定失误,导致对我开刀后未能切除癌变肝脏,不仅对我的身心和身体带来巨大伤害,而且对我的后期治疗如费用带来了很大困难。随后在该院医生要求下,做介入治疗3次,效果不是很好导致肝癌转移到肺部,该科室无法医治,才叫我转院,延误了我最佳治疗时机。现在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生活越来越困难,估计活不了多久。但我一想到年老的父母和三岁大的女儿,天天以泪洗面。如果我去世后,他们的生活将怎么过。为此,在这里我不谈什么医疗事故,只认为你院存在治疗失误,我也不走法律途径,因为我没有精力和能力,只能走极端或者和解的方式,请求解放军昆明总医院从人道主义出发给予我补偿,为我父母和女儿留下一笔钱,我才会安心离去。如果你院不引起高度重视,无任何答复,必将激怒我,我想我会做出傻事。

                                  绝症病人:余X

                                  2016-3-8



话说,这封信这两天在网络上很火,中山杨震讲这是“阶级斗争”这是从原因上分析,也有很多人从法律上从道德上分析。


而我要从医疗纠纷的角度阐述:


具体如何治疗我们由于无法得知具体情况这里不谈,没有这个我们自然也就无法分析治疗过程中医院是否有错。


但是从该信中可以看出,此人年级42岁,膝下有一女(3岁),双亲健在,本人可能已离异,当这么一个家庭的顶梁柱罹患恶性肿瘤的时候,我们的医生不应仅仅只看到他身体的疾病,还有后面的家庭的危机。


他的家庭经济情况如何?这个疾病的预后怎么样?从治疗到治疗终结可能会花费多少钱?这个家庭希望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是能够治愈还是能够拖延一些时间?是不计成本的治病,还是把整个家庭拖垮?这个家庭是否愿意为了增加哪怕1%%u7684生存率而去更好的医院?这些因素我们医生在给患者治病前是否做过评估与考量?如果做了,是否讲清楚了?


医生治病从来不仅仅是治病,还要考虑到其中的人的因素,以上这些考虑应该在这种疾病检查出来后和患者及该患者的家庭成员做个全面诚恳的沟通,以明确其要求。


目前我们国家的保障体系仍然不是很完善,各方面的社会矛盾综合在一起。医院和医生的确是承担了治病救人的职责,但是我们千万不要给自己下套,把原本是社会的矛盾,让我们医务人员在给病人治病的过程中,把最后一根紧绷的弦压断。


今年起我们医院已经开展了高危风险患者的谈话制度,将所有临床风险较高的患者喊到纠纷办谈话,所有的家属必须到场,还有医院的临床医师,纠纷办工作人员等,讲清疾病的风险,现场录音。据说前几个月谈了20几例,最终死亡了几例,没有一个形成纠纷。但是我听说,仍有医师想给85岁高龄的,心脏肺部功能有隐忧的胃癌患者做根治术,而没有向医务科报告,没有进行此类谈话的。我在这里提醒下,想做事情是好事,但是请一定要注意风险。但也要注意,我们目前做的还只是临床医疗风险高的患者,但医生你能认识到此类社会风险高的患者么?


医务科纠纷办的纠纷评估


我们纠纷处置人员的工作处理医患纠纷中比较重要的一环就是在纠纷发生后,给纠纷做评估。不仅仅限于评估医方是否在治疗中有过错,患者是否有后果,后果的程度如何,医方的过错是否与后果有因果关系,还应该综合评估该后果对患者及家庭的整体影响,评估患者的心理是否健康(是否偏执或抑郁躁狂,是否仇视社会等),评估是否有极端事件发生的风险等。


例如说,一个真实的案例,有个6x岁的男性,车祸多发伤入院,脾破裂后手术治疗,2天后转其他医院,14天后发生胃穿孔,后经积极抢救,一条命救回来了,但是医药费高达90余万元,家中为了治病,到处借钱,欠了一屁股债,而交通事故医疗保险是不报销的,加上此事故经法院审理后只赔偿了几万元,所以整个家庭为了他看病花费了80几万元。这种情况下,只要稍微有些差池病人与家属肯定抓住不放。而在与该位患者沟通时,他非常淡定的说如果不处理就要搞个大事件,类似炸掉医院,捅死医生之类的。像该位患者就非常具备搞极端事件的外部条件。接到该纠纷后,我们评估了该位患者风险较大,立即将此情况与各方沟通,包括当地镇司法所也就此事与该患者上门沟通,警方也得到我们的情况汇报与我们沟通了解情况。各方努力之下,最终其通过正常司法途径来处理该起纠纷,这里面当然有各方协调的作用,当然还有就是这个后果其实还没有将其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的原因,这是我们的幸运。


所以说如果你评估下来纠纷极端事件风险比较高,那就要有针对性的措施,报告上级主管部门,和医生沟通风险,请外围做沟通工作,保卫工作的加强等等。


总结


本文其实是讲了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临床医师应该有预见性的筛选出纠纷高危风险患者,一个是医务处纠纷办应该从已发生的纠纷中筛选出可能有极端事件风险的纠纷案例。


从本信件中,我们临床医师如果未能意识其为纠纷高危人群的话,那么我们医务处纠纷办应该评估其为可能有极端事件发生的纠纷案例,原因么一个肿瘤晚期的病人,一个如果故去没人照料且为了治病可能千疮百孔的家庭,他为了家庭真的做点傻事还真是有可能的。 


这封信用求助信的开头,信中字里行间有着威胁的口气,你说这是求助还是威胁?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网友是怎么说的。


@无名someone:
得了绝症赖医生,是老天要你死,医生救你还惹祸上身了。


@光暗戒律者:

@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 这能抓起来么?这tm就是明目张胆的勒索!“反正老子就是烂命一条,你不给钱,我就不让你好过!”这就是中国的医疗环境!谁还愿意当医生?谁还敢当医生!


@影像科少壮派:
我擦,这可是先进经验啊,全国癌症晚期患者们学起来吧,肿瘤科即将成为继小儿科急诊科之后的又一崩溃科室。


@高原旳风:
这人肝癌转移到脑子里去了。


@新的一年不长肉:
即使当时切干净肝癌,有肝癌病史病人很容易有新发部位,医学只是延长生命,完全治愈是不可能的。肝癌病人切除病灶范围是有要求的,一般是在保证肝可以再生的情况下。如果开刀后发现病灶太大(比影像学检查估计大很多),切后肝几乎不能再生,肝癌部位是不可能切完的。如果切太多,容易肝衰死亡。


@牙医小曹:
同意此人观点,让家人饿肚子说什么也是不对的,能捞点算点,金钱社会嘛,你走了大家谁还会记得你?谁还会去问问老人和孩子吃饱没?多捞点啊,和贪官多讹点,都要求死了怕什么!


@快乐是一棵树
今天朋友圈里,这封信很火。近些年,包括我们医院在内,国内医疗机构收到的此类威胁信很多。其实,这封信所表达的,并非是“医疗范畴的纠纷”,而是来自于中低收入和贫困线以下阶层的仇恨。从整体的视角来看,与世界其他国家不同,中国的医患纠纷特别是极端医患冲突的本质,是阶级斗争。


@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看了这封信,我叮......换患者倒是实在,不走法律程序也不谈医疗事故,就是留笔钱吧,要不然就会做傻事。内个,不是我没同情心,突然想到了前些日子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要复制谁的惨案被遣返那个事。


什么?高危患者如何识别?请点击原文链接去看看刘鑫教授的总结吧。


宏哥为某省某市一家医院的医疗纠纷处置人员。

本文作为其一个系列文章的中的一篇发布,首发于医殇平台,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医殇平台。喜欢该作者的可以通过长按下面的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进行打赏。


其系列文章为:

《宏哥:我是来自医疗纠纷处置前线的人》

《宏哥:写给医疗纠纷各位看官的话》

《宏哥:说说我身边的医务条线的兄弟姐妹们》

《宏哥:医疗纠纷的预防大于处理》

《宏哥:医疗纠纷的预防意识》

《宏哥:我所经历的医暴事件前后》

《宏哥:医疗纠纷、新媒体、应对》

《宏哥:洛阳妇幼保健院新生儿拖行事件之我见》

《宏哥:医疗纠纷处置人员的特殊装备》

《宏哥:湖南医院遗书门事件评述》

《宏哥:不做总值班好多年》

《宏哥:儿科急救人才门槛降低说明了什么?》

《宏哥:一根鱼刺引发的血案》

《宏哥:医改那些事与医疗纠纷》

《宏哥:山西日报开撕山西省人医,你怎么看?》

《宏哥:短评《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

《宏哥:我对南航事件中999救护车及急救中心的看法》

《宏哥:北医三院、医疗纠纷、一声叹息》

《宏哥:看到卫计委针对儿科医生荒的政策,我差点吐血》

《宏哥: 解决医疗暴力,政府还能做什么?》

《宏哥:医院收到这封信,求助or威胁》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