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的昆明彩色照片,英美法最喜欢的中国城市,比今天的丽江还丽江。

昆明新闻 / 一视频 来源:一视频 发布日期:2020-03-26 热度:43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70年前的昆明彩色照片,英美法最喜欢的中国城市,比今天的丽江还丽江。
本页地址:https://www.ynbbs.net/350068-1.html

加「视频君」个人微信号:wharton5,交个朋友



这是一组珍贵的彩色照片,这组照片来自一本刚刚出版的书《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属首次披露。所有照片是艾伦?拉森、威廉?迪柏两人用柯达相机拍摄,时间是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十月五日。出版该书的是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编。据悉,艾伦?拉森居住美国,现在快九十岁了。照片的另一拍摄者、他的战友威廉?迪柏已于二OO四年一月三十一日去世。

威廉?迪柏坐在重庆白市驿机场工地的碾子上,在望着起降的飞机。(艾伦 拉森摄)

2007年,当我漫步在卢沟桥上,1930-40年代那些曾与我们同校的中国男孩女孩们的回忆仍恍如隔日。他们是我们的朋友,我的父母也熟悉他们的家人。等到我们更年长些的时候,“卢沟桥事变”的所见所闻使我们对中国人民充满了同情和支持。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发生时,我和我的同学即将从高中毕业。虽然尚不到参军年龄,我们仍渴望参加对日的战斗。

1943年是我升入大学的第一年,从老家马萨诸塞州布鲁克林高中毕业后,我进入空军部队接受训练,10个月后,我所在的中队被编入美军第14航空队——“飞虎队”,一支由陈纳德将军组建的支援中国抗日的空军部队。于是美国大兵到中国去了——当然不是靠挖洞,而是飞越了大西洋、地中海、印度洋、印度、缅甸和“驼峰航线”——来到一个与美国相距千山万水的战区。

这本影集真实记录了我和我已故的战友威廉?迪柏先生(willainm. L Dibble)拍摄到的当时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一些珍贵画面,以及我们与那些英勇不屈的中国人共同战斗的难忘经历。

艾伦?拉森

拍摄背景:1944年9月1日,艾伦拉森随第35照相侦查中队从印度来到同盟国中华民国,他得知中队被派往第14航空队——由陈纳德将军领导的、赫赫有名的“飞虎队”。一抵达昆明空军基地,艾伦就和他的一位战友一块儿到飞机跑道上,他们站在一架鼻翼上绘着鲨鱼图案的P40战斗机旁相互拍照,那是多么令人兴奋的时刻啊!(约翰?弗洛曼摄)

第14航空队和负责美军住宿的人员安在离昆明空军基地几英里外的地方搭建的休息营地。这里有一个美丽的湖泊,可以钓鱼、游泳和享用美食。许多到此营地休假的军人来自前线的前进基地。艾伦在此短暂停留期间,有几个飞行员也在那里。(艾伦?拉森摄)

白市驿空军基地入口。小桥前面的草棚是岗哨所在。(威廉迪柏摄)

第14航空队在白市驿基地的营房是干净的稻草顶平房。部队计划把人员从昆明调到白市驿基地是为了让飞机更近距离侦查和攻击日军东部军事设施,包括那些日本本岛上的军事设施。1945年8月上旬迁移完毕后,驻扎在太平洋岛屿上的美国空军就向日本本土投放了原子弹。不久,日本政府便无条件投降了。(艾伦拉森摄)

基地附近村庄,军人走在田埂上。

昆明城门街景。城门上有“还我河山”的标语。(威廉.迪柏摄)

滇池是昆明最重要的游览地,对当地居民和美国士兵的生活、工作和娱乐都有重要的影响,它是游泳、潜水和划船的最佳场所,大观园是其主要的景点,园内有壮观的大观楼,一座保存完好的木质宝塔,点缀了滇池的湖岸。(艾伦?拉森摄)

滇池小船提供了舒适的公园水上游览。不少小船上高耸的船帆有点破旧了,但它们却是沿湖游览必不可少的工具。相当一部分小船还被船夫们当作自己的家,其舱身在船的中部,顶上是由竹子和芦苇交织的弓形蓬顶。(艾伦.拉森摄)

拥有六道门的昆明古城墙,建于公元8世纪。这是在其中一道城门外拍摄的集市场景。(艾伦.拉森摄)

昆明汇康百货商店(威廉.迪柏摄)

昆明护国门,铁饰大门前的街景(威廉.迪柏摄)

昆明城墙上的抗日海报和标语(威廉.迪柏摄)

在滇池附近的公园里,餐饮店和小贩比比皆是。他们在自家小屋里营业,在诱人的美食旁放着黑板,上面是用粉笔写的菜单。(艾伦?拉森摄)

如同世界许多其他城市一样,时事新闻、历史事件及涉及到的人物,都是这里市民们广泛关注的话题。我们很高兴有几回和昆明的百姓一起观看昆明市区一栋大楼墙上张贴的许多五颜六色的海报和新闻(虽然我们并不会阅读)。这让艾伦回想起年幼时在美国波士顿市站在一群人中观看波士顿环球报大厦告示牌上用粉笔写的新闻的兴奋心情……(艾伦?拉森)

路边小贩在兜售自制的笛子(威廉.迪柏摄)

路边制作香烟是小贩(威廉?迪柏 摄)

戴首饰的女孩(威廉.迪柏摄)

昆明的中国男孩(威廉?迪柏 摄)

昆明城内的阿姨和孩子(威廉.迪柏摄)

赶马车的农夫(威廉.迪柏摄)

可爱的女孩(艾伦.拉森)

原来要送给那个昆明女孩的洋娃娃终于收到了,可我在重庆,上哪儿去找她呢?据说空军总部附属医院的一个护士有个可爱的女儿。我们联系到那个护士,然后把洋娃娃送给了她的女儿。(艾伦拉森摄)

艾伦与这位幸运的小女孩合影(威廉.迪柏摄)

昆明石牌坊后的居民区(威廉.迪柏摄)

昆明的水上交通(威廉.迪柏摄)

村民正在耕种田地。靠近我们基地驻扎宿营地区有一座很大的村庄,那里有许多机会拍摄村里的人们从事各项活动,如插秧、洗衣服、照顾孩子等场景。(艾伦.拉森摄)

1944年11月间,在昆明的某家商店门口有一座用色彩鲜艳、用纸花装饰起来的大花轿子。由几个壮汉抬着去举行婚礼。(威廉.迪柏摄)

洗衣的妇女(艾伦.拉森摄)

昆明乡村景色(威廉.迪柏摄)

头发式样时尚的昆明男子在品尝美食(威廉.迪柏摄)

木匠(威廉.迪柏摄)

空军基地附近的土路和马车,这些马车都使用填满黄沙的橡胶轮胎(威廉.迪柏摄)

昆明石板路步行街(威廉.迪柏摄)

昆明城门内的喧闹集市(艾伦.拉森摄)

遇到昆明的“滇缅公路”街道景象(威廉.迪柏摄)

战时日军侵入中国东北内陆和沿海地区时重庆成为中国的陪都,民国政府迁至重庆,直至战争结束。战争结束前夕,艾伦就驻扎在附近白市驿基地,一次去重庆时他拍了一幅总统府的照片。(艾伦拉森摄)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惊喜!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