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帖

云南论坛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3|回复: 0

寻访朱红大杜鹃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4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5
发表于 2019-10-17 13: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杜鹃花科杜鹃属的朱红大杜鹃(Rhododendrongriersonianum)产于我国云南省西部,在缅甸东北部也有分布。我们从2015年起开展了几个与杜鹃有关的科研项目,但对这种杜鹃并没有特别留意,直到得知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朱莉娅女士专程到云南拍摄和记录朱红大杜鹃,这种植物才引起我们的注意。查阅相关文献后我们发现,朱红大杜鹃于1917年首次被采集和记录于云南腾冲,目前野生种群境况危急,已经在中国学术界被忽略了一个世纪。

朱红大杜鹃手绘图 - 引自《乔治 • 傅礼士植物猎人》

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朱红大杜鹃

在我国,人们对朱红大杜鹃普遍认识不足,许多当地百姓甚至将其误认为是山茶花。但是,走出国门的朱红大杜鹃却是外国人竞相栽种的抢手货,园艺学家们以它为亲本繁育出了众多杜鹃花新品种。如:伊丽莎白杜鹃花是朱红大杜鹃和产自滇西北的紫背杜鹃(R.forrestii)的杂交种,它继承了后者高山植物匍匐爬生的特性,植株较前者低矮和紧密,看起来花团锦簇。法比亚杜鹃花是朱红大杜鹃和两色杜鹃(R.dichroanthum)的杂交后代,具有亮橙色的花朵和银白色、毛茸茸的叶背,看起来更像两色杜鹃。英国名为“羚羊”的杜鹃花是朱红大杜鹃和当地的秋花杜鹃(R.ponticum)的杂交后代。安娜•罗斯•惠特尼杜鹃花是朱红大杜鹃和德比伯爵夫人杜鹃的杂交后代,由美国华盛顿州的惠特尼培育成功。多诺莫尔伯爵杜鹃花是朱红大杜鹃和杜尼特夫人杜鹃花的杂交后代,由荷兰园丁皮特•科斯特培育,现已被广泛种植。

朱红大杜鹃有特小的花萼;花冠呈管状至漏斗状钟形,外面密被绒毛;雄蕊10枚,有微柔毛等显著的相异特点,形态特殊,明显区别于无鳞杜鹃(枝、叶和花部上没有鳞片)类群的其他种。为此,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的杜鹃花分类专家戴维•张伯伦专门建立了朱红大杜鹃亚组,说明该种在杜鹃花属中具有非常重要的系统分类和演化地位,对于研究和建立杜鹃属分类体系有着不可或缺的科研价值。

朱红大杜鹃的花冠呈管状至漏斗状钟形,花管外部密被绒毛 , 花萼小且不明显

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曾开展有鳞杜鹃和无鳞杜鹃间的杂交实验。1938年,沃克•赫尼奇•维维安获得了朱红大杜鹃(无鳞)和长药杜鹃(R.dalhousiae,有鳞)的杂交后代,并于1939年命名为朱药杜鹃(R.grierdal)。埃尔斯佩斯•J•沃特斯顿发现朱药杜鹃的叶背面、叶柄、花萼和 花冠外基部都有鳞片,认为它继承了朱红大杜鹃39%的特征和长药杜鹃49%的特征,并确认这是真正的杂交品种。

朱红大杜鹃的叶背密被黄褐色绒毛

何处寻芳?

1917—1931年,英国著名的“植物猎人”乔治•傅礼士在云南腾冲采集到了最早的朱红大杜鹃标本,共有9件。1919年,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的植物学家艾萨克•贝利•包尔福和乔治•傅礼士将其命名为朱红大杜鹃,种加词(griersonianum)是为了感谢格里尔森先生在标本采集中给予的帮助。之后,我国植物学家武素功先生于1964年在腾冲猴桥镇采集到一件朱红大杜鹃标本,采集号为6864。之后,就再未见该种的标本记录了,就连我国最早采集和研究杜鹃的冯国楣先生也未曾采集和拍到该种照片。

朱红大杜鹃

朱红大杜鹃生长于云南西部和缅甸的混合森林及稠密的灌丛中,是一种低海拔植物。由于其生长在人口聚居区附近,人为干扰严重,且多年未有新发现,因此,在道格拉斯•吉布斯、戴维•张伯伦和乔治•阿金特等编著的《杜鹃花属红色名录》中,朱红大杜鹃被列为极危级,野外灭绝和趋于灭绝的可能性较大。我们又该如何找到它呢?

希望渺茫的寻访之路

2015年5月中旬,我们从香格里拉开车前往保山市腾冲市,踏上寻访朱红大杜鹃之路。途经保山市区时,我们专门访问了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原局长艾怀森和植物专家施晓春,得知他们也未有发现。到了腾冲,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中国项目负责人文香英女士和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朱莉娅女士也已抵达,后者是专程来拍摄和记录朱红大杜鹃的。

我们把此次调查的第一站选在乔治•傅礼士发现大树杜鹃(R.protistumvar.giganteum)的龙川江上游大河头。经过2天的调查,我们共记录了8个有杜鹃属分布的植物群落样方,但没有见到朱红大杜鹃。虽然已过了大树杜鹃的花期,但成片的大树杜鹃林还是深深震撼地了我,我们期待着在春节前后,其花期时再次来访。

5月19日,我们开始在猴桥镇的胆扎、琅琊山和中缅交界的挂尖山开展调查。我们访问了当地的傈僳族和汉族百姓以及林场职工,大家对朱红大杜鹃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更多当地人把它和马缨花(马缨杜鹃)混为一种。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见真容

再次到腾冲调查是在2016年4月,我们在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植被和植物区系调查。在与保护区大塘管理站职工张兴超的交谈中我们得知,他老家园子里栽种了一株与朱红大杜鹃类似的杜鹃,很快要开花了。它会不会就是我们苦苦寻访的朱红大杜鹃呢?

5月12日,我们接到张兴超的电话,说杜鹃花开了。我们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立即从香格里拉驱车前往。一进园子,一株开着数十朵洋红色花的杜鹃灌木映入眼帘,喇叭状的花冠和外部长毛的特征让我们确信,这就是朱红大杜鹃。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龙川江边的朱红大杜鹃

张兴超的哥哥张兴元给我们介绍了这株杜鹃的来历。当地村民很喜爱开红花的“山茶花”,所以就从山上挖回来种,但只有他家这株活了下来。过去,龙川江边上有不少这种花,但近些年由于采挖已经很少见了,只有他家自留地边还有两三株。

由于担心那几株杜鹃被挖走,张兴元特意保留了自留地边的乔、灌木作为遮蔽物。透过树叶间隙,我们看到几株正在开花的灌木,形态特征与朱红大杜鹃吻合。一阵风雨袭来,数十朵花掉落江面被江水带走。我们拉起皮尺、圈起样方,在这里完成了第一个朱红大杜鹃分布地的样方调查,遗憾的是,100平方米的样方里只有3株朱红大杜鹃,样方外围没有发现。

告别张家两兄弟,我们前往明光乡和固东镇等地继续调查,但都没有发现。考虑到2015年的调查过于仓促,也没有深入河谷底部查看,我们决定再次到猴桥镇大岔河一带调查。车行到水库大坝下时,组员李成斌看见河对岸林中有红色花朵。时逢旱季和上游水库蓄水,河道里水量不大,大家便踩着河床里的大鹅卵石来到河对岸。上前一看,果然是朱红大杜鹃,而且正处于盛花期。大家欢呼起来,拍照、拉样方、填表格、采标本,顺利完成了第二个样方记录。但该样方里也只记录到3株,河岸上下300平方米的范围再没有发现。

大岔河边的原始常绿阔叶林群落生境,溪流中央开红花的就是朱红大杜鹃

在确认这就是我们寻找的朱红大杜鹃后,李成斌显得更有信心了:“水库上部大桥附近应该还有,我们再往前走走吧。”我们沿着库区道路上行了20多分钟,把车停在了大桥右岸后,徒步向北穿过一片躺满了伐倒木的山坡,来到了一条小溪流旁。溪流成为一条明显的分界线,以南是刚刚穿过的砍伐地,以北是保存完好的、以窄叶石栎为乔木冠层的常绿阔叶林。我们定睛一看,只见溪流中央有一处凸起的小地块,几株和其他灌木混生在一起的朱红大杜鹃正在风中摇曳生姿、花枝招展。疲惫的我们顿时振奋起来,我们继续查看了林中和砍伐地,发现其中都有朱红大杜鹃散布。最终,我们在400平方米的样方里记录到6株朱红大杜鹃。根据环境的相似性和植物群落重复出现的可能性,我们推测大河另一侧也有朱红大杜鹃分布,甚至在河岸水库淹没线以下的消滞带中,也曾有朱红大杜鹃,但已经被清理掉了。

前景堪忧,亟待保护

根据2016年的调查,我们认为朱红大杜鹃面临着以下威胁:一是水电站和水库建设,导致朱红大杜鹃栖息地面积减少和种群数量下降;二是当地群众采挖野生朱红大杜鹃,导致其在野外不断消失和趋于灭绝;三是野外原生环境不断退化为人工环境,不再适宜该种生存。

我们计划对该种进行更为全面的调查和评估,并向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提出具体的保护措施和建议。

作者单位:方震东,云南香格里拉高山植物园;周景职、杨灿和,腾冲市林业局;文香英,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夏峰,云南省环境保护厅

本文转自大自然杂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云南论坛网 Inc.

Discuz! X3.4Powered by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